華德福教育
華德福教育就是以人為本的教育,由了解人的精神本質來幫助個體漸漸開展,以及讓成長的潛能得以在生命的過程獲得滿足。

 
走進孩子的內心 - 華德福教育的實踐
卡利爾(Kahlih Gibran)在《先知》(The Prophet)說:
 
「你的孩子並不是你的孩子……
他們僅是經由你來到人間,
雖然他們與你同在但並不屬於你……
他們是生命之箭,經由你這一張弓送往前程。」
 
華德福教育是崇人與自然,人與人及人與自己的精神世界和諧發展的藝術化教育,其終極理想是協助孩子發展其個性,以達到智慧的生成,能面對生活的挑戰和自己的成長,尋覓自我的生命道路。
 
要實踐人本的教育精神,得深切的理解人的成長本質及其在不同年齡的發展需要。記得在澳洲完成華德福教師培訓,初回香港担一的級任老師,任教英文、數學、節奏藝術和自然手工藝等課程,與三十一個小孩子共同成長,我們以詩歌和節奏遊戲開展每一天,以故事、畫書本和分享結束。
 
理解孩子發展階段的需要
 
孩子的發展階段,以前僅以實際年齡拘分。孩子換乳齒的先後時間,正好反照他們生理神經系統的成熟程度。親身經歷被標籤為有學習障礙的孩子,他在三年級才掉乳齒,老愛在地上爬,身體總是動個不停,身體安頓下來,嘴巴卻忙個不了。也有文靜的女孩子,努力地想要「看」懂數學科文字題,見她理解不到那些「超前」的知識感受到的迷網和挫敗,心中也為她難受。與其他孩子猶在兩位數值掙扎的當兒,那智力超前的男孩卻給我一個「億」位數……
 
同齡的孩子,大腦成熟的程度可以相差四年。華德福教師培訓,首重培養對孩子性向的洞察力。可是培養這份敏感體察孩子的感受,得從觀察自然界的事物著。曾經整整一個月追踪月出的循環,觀察植物抽芽生長的形態……細看荷花池的葉子,紅綠相間,煞是好看,好一段時間後,才明白到紅色的其實是新抽芽的葉子。正因經歷這些「觀察」訓練,我看到了一臉迷惘的孩子背後的掙扎,體會到孩子並非頑皮胡鬧,衹是真的管不了自己的身體活動;他們也想做「好孩子」,衹是時機未到!
 
實踐藝術化的教育
 
無論是不斷在「動」或是如在夢中的孩子,故事的圖像總能泌入他們的內心,孩子凝神投入故事當中,心靈的激盪迴响使教室洋溢和諧的感覺以故事圖像表達,比抽象的描劃概念要豐富千萬倍。
 
可是,從純智性導向的學習環境成長,要培養藝術情感和創意,談何容易!於是童話、神話和傳奇成了我的精神食糧,巨人、城堡、小精靈的故事將數學概念演繹出來,孩子摒息靜氣期待著故事的演變,在他們自製的課本創作故事。孩子天馬行空的想像,教我倒。這樣下來,「好動」的孩子在創作數學迷宮,不再繞著教室轉圈;睡夢中的孩子在充溢燦爛色彩的故事中甦醒過來通過結合身體活動的誦讀和有趣的遊戲,孩子見到數學的生命,體驗到數字是實在的、美的、滿載心靈活動的韻律。見到孩子神采飛揚的樂著,是教學最大的回報。
 
故事、故事、再故事
 
欣賞美好的事物,是人類的天性。肩負教師的責任,在心靈更須具備藝術的情感及氣質,教導學生,不只是將思想概念傳達,而是在教學中表達自己的生命品質。教學的內容觸動自我的心靈,才能感動學生。我盡可能不使用教科書,編寫自己的教案、故事和圖畫。
 
為引導孩子繪畫形線畫,我從自然萬物的流動中尋求啟示。形線畫是為表現大自然生命的形態和變化,例如螺旋(Spiral)。人頭上有旋,植物萌發時,抽芽的形態也是慢慢卷起。於是小河、流水、瀑布、星河都成了故事,孩子從自身的覺動感受到生命的流動,心靈與自然萬物的交感互通。
 
為調和那些身體燥動不安的孩子,我講了個活潑小馬的故事。「馬場的主人很愛惜所有馬匹,為牠們悉心擦理毛髮。其中,有隻活潑小馬很頑皮,總愛跑到山野裏亂闖,被荊棘刺得滿身是傷,流血連連。主人為了讓小馬與其他馬那樣過著平靜的生活,教他在草場上跑著橫卧的8路徑」。
 
我那個被四代同堂的太婆嬌縱慣的小男孩,有陣子表現得焦灼難安,動不動就與其他孩子碰撞扭打,與他靜下來談心,原來他快要做哥哥了,他恐怕妹妹的出生,把他原來得到的關愛和注意搶走了。我能如何舒解、疏導孩子的情緒,導向積極呢?
 
「小羊咩家中,添了隻羊咩妹妹,牠覺得媽媽衹顧疼妹妹,因而變得悶悶不樂。一天在媽媽外出找尋食物時,家中火燭了!小羊咩不顧一切,即背起妹妹,跑呀跑,來到安全的地方,才發現自己其實很疼愛妹妹,不願見到她受到傷害。」
 
這之後,小男生畫了一幅可愛的圖畫,小羊咩在綠草如茵的山坡,快樂地奔跑......
 
後來也很疼愛小妹妹。
 
喚醒兒童無意識的生命價值
 
要讓孩子面對外在世界產生思維,感受到自我和世界的關係,我們得讓他們親身經驗感受自然的生命力就如植物與土地相連,人與自然和人類文化承傳,更是密不可分。作為教育工作者,必須耐心於自我教育,感受到自己內在靈魂生命,祇有心中常懷天地的面貌,從古人的文化遺產中獲得滋養,方能以言行身教和藝術化的課程,走進孩子的內心,喚醒他們成長的靈魂。
卡利爾(Kahlih Gibran)在《先知》(The Prophet)說:
 
「你的孩子並不是你的孩子……
他們僅是經由你來到人間,
雖然他們與你同在但並不屬於你……
他們是生命之箭,經由你這一張弓送往前程。」
 
華德福教育是崇人與自然,人與人及人與自己的精神世界和諧發展的藝術化教育,其終極理想是協助孩子發展其個性,以達到智慧的生成,能面對生活的挑戰和自己的成長,尋覓自我的生命道路。
 
要實踐人本的教育精神,得深切的理解人的成長本質及其在不同年齡的發展需要。記得在澳洲完成華德福教師培訓,初回香港担一的級任老師,任教英文、數學、節奏藝術和自然手工藝等課程,與三十一個小孩子共同成長,我們以詩歌和節奏遊戲開展每一天,以故事、畫書本和分享結束。
 
理解孩子發展階段的需要
 
孩子的發展階段,以前僅以實際年齡拘分。孩子換乳齒的先後時間,正好反照他們生理神經系統的成熟程度。親身經歷被標籤為有學習障礙的孩子,他在三年級才掉乳齒,老愛在地上爬,身體總是動個不停,身體安頓下來,嘴巴卻忙個不了。也有文靜的女孩子,努力地想要「看」懂數學科文字題,見她理解不到那些「超前」的知識感受到的迷網和挫敗,心中也為她難受。與其他孩子猶在兩位數值掙扎的當兒,那智力超前的男孩卻給我一個「億」位數……
 
同齡的孩子,大腦成熟的程度可以相差四年。華德福教師培訓,首重培養對孩子性向的洞察力。可是培養這份敏感體察孩子的感受,得從觀察自然界的事物著。曾經整整一個月追踪月出的循環,觀察植物抽芽生長的形態……細看荷花池的葉子,紅綠相間,煞是好看,好一段時間後,才明白到紅色的其實是新抽芽的葉子。正因經歷這些「觀察」訓練,我看到了一臉迷惘的孩子背後的掙扎,體會到孩子並非頑皮胡鬧,衹是真的管不了自己的身體活動;他們也想做「好孩子」,衹是時機未到!
 
實踐藝術化的教育
 
無論是不斷在「動」或是如在夢中的孩子,故事的圖像總能泌入他們的內心,孩子凝神投入故事當中,心靈的激盪迴响使教室洋溢和諧的感覺以故事圖像表達,比抽象的描劃概念要豐富千萬倍。
 
可是,從純智性導向的學習環境成長,要培養藝術情感和創意,談何容易!於是童話、神話和傳奇成了我的精神食糧,巨人、城堡、小精靈的故事將數學概念演繹出來,孩子摒息靜氣期待著故事的演變,在他們自製的課本創作故事。孩子天馬行空的想像,教我倒。這樣下來,「好動」的孩子在創作數學迷宮,不再繞著教室轉圈;睡夢中的孩子在充溢燦爛色彩的故事中甦醒過來通過結合身體活動的誦讀和有趣的遊戲,孩子見到數學的生命,體驗到數字是實在的、美的、滿載心靈活動的韻律。見到孩子神采飛揚的樂著,是教學最大的回報。
 
故事、故事、再故事
 
欣賞美好的事物,是人類的天性。肩負教師的責任,在心靈更須具備藝術的情感及氣質,教導學生,不只是將思想概念傳達,而是在教學中表達自己的生命品質。教學的內容觸動自我的心靈,才能感動學生。我盡可能不使用教科書,編寫自己的教案、故事和圖畫。
 
為引導孩子繪畫形線畫,我從自然萬物的流動中尋求啟示。形線畫是為表現大自然生命的形態和變化,例如螺旋(Spiral)。人頭上有旋,植物萌發時,抽芽的形態也是慢慢卷起。於是小河、流水、瀑布、星河都成了故事,孩子從自身的覺動感受到生命的流動,心靈與自然萬物的交感互通。
 
為調和那些身體燥動不安的孩子,我講了個活潑小馬的故事。「馬場的主人很愛惜所有馬匹,為牠們悉心擦理毛髮。其中,有隻活潑小馬很頑皮,總愛跑到山野裏亂闖,被荊棘刺得滿身是傷,流血連連。主人為了讓小馬與其他馬那樣過著平靜的生活,教他在草場上跑著橫卧的8路徑」。
 
我那個被四代同堂的太婆嬌縱慣的小男孩,有陣子表現得焦灼難安,動不動就與其他孩子碰撞扭打,與他靜下來談心,原來他快要做哥哥了,他恐怕妹妹的出生,把他原來得到的關愛和注意搶走了。我能如何舒解、疏導孩子的情緒,導向積極呢?
 
「小羊咩家中,添了隻羊咩妹妹,牠覺得媽媽衹顧疼妹妹,因而變得悶悶不樂。一天在媽媽外出找尋食物時,家中火燭了!小羊咩不顧一切,即背起妹妹,跑呀跑,來到安全的地方,才發現自己其實很疼愛妹妹,不願見到她受到傷害。」
 
這之後,小男生畫了一幅可愛的圖畫,小羊咩在綠草如茵的山坡,快樂地奔跑......
 
後來也很疼愛小妹妹。
 
喚醒兒童無意識的生命價值
 
要讓孩子面對外在世界產生思維,感受到自我和世界的關係,我們得讓他們親身經驗感受自然的生命力就如植物與土地相連,人與自然和人類文化承傳,更是密不可分。作為教育工作者,必須耐心於自我教育,感受到自己內在靈魂生命,祇有心中常懷天地的面貌,從古人的文化遺產中獲得滋養,方能以言行身教和藝術化的課程,走進孩子的內心,喚醒他們成長的靈魂。

* 陳善美老師

 

 

 

噢,你需要先登入才可以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