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惠良先生 腦基礎教育學會會長

資深中學教師, 腦基礎學習培訓師, 腦基礎教育學會主席, 教育局小班教學學習圈導師,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研究所兼職講師

 


 
不可能?不!可能。
門外站著一群外表較反叛的男學生等待著。在進課室上社會課前,班主任無奈且不快地對我說,先要責備他們才可正式上課。原來是承諾了改善的數位學生又再一起遲到了,經過數分鍾嚴肅且沈重的責備後,她向沒犯事的同學道歉,然後課堂正式開始。起初她的語氣仍帶點嬲怒,但隨著她編排的課堂活動,一個接一個,她的狀態也漸變得輕鬆、投入了,而學生隨著那有層次的活動安排,亦進入了學習狀態。
學生首先分組坐好,並需依照自己編號舉手回應,以確定每位同學也清楚角色及要求。跟著組內同學先在A4紙上寫出前課學過有關常被濫用的葯名和濫葯後果,然後將紙擠成紙球,以拋接球形式輪流說出葯名及後果。兩分鐘內,同學都活起來,經過合作寫出答案在先,各人都必能掌握三數答案,而後才拋接挑戰,也較有成功的把握。且在過程中,各人起碼都聽或說出各類葯名和後果三次以上,既投入,且重温了基本知識,就連上次缺席的,也能有所掌握。
當學生拋球重温的數分鐘內,原來老師已同時準備電腦及投射機,待學生拋球完畢,她已備妥簡報進行教學。約五分鐘清楚介紹了濫葯上癮的現象後,老師便暫停了簡報,並邀請各組在白板上寫出部份上癮的現象,只見有些同學在組員的指示下寫答案,有些需檢視別人的答案以免重複,過程中氣氛頗熱烈,也協作,亦是由同學互相給與回饋,更可重溫內容。不需三分鐘,已將第二層知識建構穩妥。
之後,老師再透過電腦以簡報或錄像片段介紹了濫葯原因、影響及預防,但每節教授五至十分鐘,便讓學生進行不同類型的演譯和深化活動,如討論、問答比賽及角色扮演等,才教授新環節。在過程中,學生根本沒有機會伏在桌上睡覺,也沒因跟不上而尷尬。
最後,亦是最精彩的環節,就是她先讓學生在書內找出今課提及的重點,好讓學生重溫、整理,並將堂上經歷的學習活動與課本文字建立連繫,加強理解和記憶。然後,著組內同學合作,將今堂所學繪成腦圖 (Mindmap),以個人風格將知識歸類、引例、整合及延伸,只見所有同學都全神貫注、忙過不了地討論、查書、繒畫和修改,離開課室時都高興地將那豐富而多姿彩的腦圖呈交老師。

從這次觀課,我最欣賞她的是,(一)沒因同學犯錯或自己情緒而阻礙教學活動的進行;(二)關心尊重沈默的大多數;(三)使學生在安全及有把握的情況下接受挑戰;(四)有層次地安排學習活動,建構知識;(五)加強每位學生的參與、嘗試和體驗;(六)提供多型式及渠道,讓不同能力的學生發揮;(七)別人認為不可能的,她讓學生在短短的兩節課中變成可能 - 有效、積極且愉快地學習。她是天主教慈幼會伍少梅中學的丘筱盈老師。

文章由 www.brainbased.net 提供

 

 

 

噢,你需要先登入才可以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