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德福教育
華德福教育就是以人為本的教育,由了解人的精神本質來幫助個體漸漸開展,以及讓成長的潛能得以在生命的過程獲得滿足。

 
讓自己來發現世界

當你通過自己的努力,發現世界的某一個「實相」時,那就是你真正明白的知識;同時你明白到知識並不屬於你個人或任何發現者,而是宇宙的本然存在──任何時代、地域的人皆有可以透過精神力量,與宇宙的本然相遇.我在說甚麼?很抽象?!這是我做一個毛絨球時的一個領會.

在華德福學校裏,學生在五年級時開始學習幾何,老師要啟發學生的是讓其發現幾何之美.我在澳洲上教師培訓課程的泥塑課時,曾學習用陶泥塑幾何立體(platonic solid):我們先搓一個個圓圓的球體,然後就塑揑成八面的錐體、十二面的球體、二十面的球體.用軟軟的泥塑捏那些硬板板的幾何立體,需要相當的耐性,技術上而言,手眼協調及空間感也要有一定的要求.因為有難度,我很認真的做,做的時候有如靜坐的狀態,就是要集中精神,投入當下.我完成作品後,滿足感很大;想不到還有更精彩的下文.

後來我在一本手工藝的書裏,看到用毛絨布縫成的球,立刻被吸引,於是自己動手做,先做四塊面的,然後再做十面體、十二面體及二十面體.當我最後做二十面體時,我得到一個很大的心靈的震撼!一個二十面體由二十個大小一樣的全等三角形組成,我用五種顏色的毛絨布裁出那些三角形,每一種顏色各有四塊.當我縫製那小球時,最大的難度是顏色的排列次序──怎樣可使每個部份也有那五種顏色出現,而又沒有相同的顏色並列?這是一個數學問題啊!數學從來不棒的我真被考起,我又不知怎查有沒有公式,於是只好以「隨試」(trial and error)的方法去做.花了大概一個小時,終於可拼出一個完美的五色二十面體,我當然非常興奮.毛絨球完成後,我就拿著球轉來轉去,試圖尋找顏色的排列可有一定的規則──原來真是有的!我還發現球軸心相對的兩個面,顏色的排列一定是一個順時針,另一個逆時針.

做那球的之前,我從沒想過做來幹啥,只是為「玩」.那個二十面體毛絨布球放在書桌上,大概過了兩、三個星期,當我拿起那個球,我突然想到地球南北兩面,諸如氣候的變化和水從浴缸的洞流走的旋渦,不正是相反的嗎?當下,我覺得好奇妙啊!人類為甚麼能夠發展出幾何學來呢?幾千年前的人是不是從玩耍中發現了許多世界的奧秘?我記起書本上史太納 (Rudolf Steiner)說過:“人藉純粹的想像,發展出在大自然並不存在的幾何學來;還有很多現象背後未知的法則,是待我們去發現的.”我覺得人真的是非常奇妙的存在體,有的豈單只一副軀體及一個腦袋而已!人思考的能力怎樣來?去發現及理解世界的慾望及能耐怎樣來?人與宇宙又有著甚麼關係?

很多同學也說我做的毛絨球真漂亮,很想知道如何做,但我想到,如果我告訴朋友那條所謂的法則,讓他們跟著做,那麼做那二十面體的最大樂趣就完全消失了!一般學校的科學課,總是先提出理論或公式,然後要學生做實驗去證明.華德福學校則相反,教授自然科學的基本精神就是先展現自然界的現象,然後由學生想像及探索現象的背後究竟埋藏了甚麼「實相」.在一次六年級的觀課中,我看到老師如何引導學生發現聲音與物料的關係:他帶來很多材料,跟學生一起試試不同的物體被敲擊後發出不同的聲音,然後讓學生記下各種實驗的現象,再嘗試歸納不同物體發出聲音之強弱的「可能原因」.這一個題目共上了四天的課;在一般學校可能只是一堂課而已.

講答案一句就可以了,但那答案跟孩子有甚麼關係?如果知識只是一些抽象的概念,學生需要做的只是背誦及應考,學習有甚麼樂趣可言?學生又怎去建立知識與生活的關係?我們並不需要很多很多的知識,事實上大家心知肚明,大部份過往在學校所學過的知識早已忘得七七八八;教育最重要的還是建立求知,甚至是面對人生及世界的態度.

 那次做五色二十面體的經驗,給了我一個很大的祝福!

 

芳仔老師

 

 

 

噢,你需要先登入才可以發表意見!